2012年2月20日星期一

他们说好事

黎巴嫩的朋友说我太幸运,有机会在叙利亚战争前造访她,看过她之前的模样,是好事。这次过后,叙利亚会面目全非。

我突然强烈地想起那个收留我多日的叙利亚女生,那个可以将生菜变成绝世佳肴的女生,那个外表包裹着自己全身但思想前卫的女生,那个在很苦的时候还是笑得很豪爽而且不忘感谢阿拉的女生,那个闲不下来的女生,那个买大马国产车的女生。我翻开记事本,拨了她的电话。

电话沙沙声响,我几乎听不见谈话的内容,只知道是她。她说,电话的沙沙声是政府为了不让消息外传而特地制造的干扰。电话里她仍然笑得豪爽,说这真是一件好事,他们期待这一刻太久。她一轮嘴的说,想要告知我所有情报,可惜收讯严重受干扰,我仔细在听,只听说医药配备不足,谁要是送药物到HOMS去都会被捕或被杀。断断续续里她好像在说他们日以继夜的工作,试图唤醒更多人的醒觉,录影、绘画,每天都过得好忙。她还说,

他们非常乐观,他们充满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