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29日星期一

西出阳关无故人

朋友,
知道我们会碰面让我非常高兴。这些日子以来我都快成了一座孤岛,没有真的能聊的朋友,碰面寒暄几句,不过客套。游人和游人的关系,即便睡在一起,也不过是过客,相互慰藉罢了。这让人非常沮丧,难怪人家说长时期游走的人无法回返正常生活,恐怕是因为疏于与人沟通的缘故。可是我喜欢游走,这你是知道的。当我看到天地有大美而不言,不安的灵魂可以安定,鼓噪的心也听得到鸟鸣。背包背在肩上,就是我所需要的一切。缝过好几次的烂裤子舍不得丢,丢失了喜欢的头巾让我郁闷好几天,在老挝买的睡裤也是补了又补,书包的拉链刚刚找人换过,防湿袋用胶纸粘了又粘,原来我们生活上所需要的也不过如此。路上的生活非常简单,就在停走之间。列车将你从这头载到那头,一觉醒来已隔千里,这眼一闭一睁,目光所及景色气温都与前一刻迥然不同。这种移动,让人惊叹于科技的发达及便利,这种改变让人感动也感慨。停停走走几个月,路上的人事物有时候让人振奋而流连往返,有时候让人灰心而急着离开,但它只属于两种频率,静止和移动。对于无法处理大事的我,这刚刚好在可以处理的范围以内。越来越发现自己喜欢简单的事,简单的人,简单的旋律,简单的感动。过于简单后游走反倒成了一件危险的事,因为简单的路上存在着居心叵测的人。我招架无力。我希望我们真的能见面,那将会是路上一件美丽的事。我在拉萨买了一颗绿松石挂在脖子上,老石头,真美呵。如果我们相遇,我要将它送给你。如果我们相遇,我们要找个地方喝上一杯,我要破例喝一杯,为了故友重逢。因为西出阳关无故人。

后记:直到今天,还是没有和信中的朋友遇上。路上没有,回家后也还没有。

2011年8月28日星期日

天阶夜色凉如水

1.
因为天水的空气非常好,因为天水的生活节奏悠闲缓慢,因为天水的小食让人垂涎三尺欲罢不能,因为天水有一个非常美丽的名字:天——水。我喜欢天水到一种耍赖的程度。

2.
30岁生日,跑到大众澡堂去泡温泉,原本想好好对待自己泡一个超级无敌贵的温泉澡,抵达温泉度假村时发现竟然必须穿泳衣进入公共澡池;不穿泳衣的必须拿单人间。对自己一向苛刻的我突然觉得即使生日也不需要那么奢侈,于是垂头丧气地离开。

路人给我指路。后面后面。我看见简陋的水泥糊起两间房,墙漆斑驳,一男一女,公共澡堂。墙上红漆写着“温泉源头    水X优良”,我猜是“水质优良”。五元,看管温泉的一个男人打开破旧的门,收了五块钱,和隔壁那家度假村差整十几二十倍。

泡在黄浊的水里,水管锈味十足。



3.
到秦州区的市场的二楼的糖水铺吃一碗糖水,糖水附送一只黑蚂蚁,死的。超值。祝自己生日快乐。

4.
在到南郭寺的路上被一个年轻人“突然爱上”,我于是附送惊喜热辣辣胡椒液回礼。是旅途中唯一用上胡椒喷射器的时候。

5.
原来是伏羲庙,大喇喇走进去,不用钱。有个带团的导游警告,不许照相,我于是咔嚓咔嚓的照了几张。



后记:那天和十几年不见的老朋友碰面,他们听说我在写书,纷纷说一定要在部落格上留下伏笔,再来一则‘详情请追看......’ 第4点突然爱上的故事就收录在书里。

2011年8月26日星期五

听说·麦积山·甘肃

中国有四大石窟,最出名的是敦煌的莫高窟,不过比起莫高窟,我更喜欢麦积山。我的喜欢无关修养,只凭感觉。

幸好自己最后还不太懒,去了麦积山,揭露了一行人串通游客逃票麦积的事件。

34路公交车的终点站在麦积山售票处,但小巴司机只将公交停在麦积镇,说他们在此用餐,不到终点站售票处。

车上的售票员让所有乘客下车,嘱咐到麦积山的乘客转搭停放在一旁的小面包车到麦积山,并且“不用再交钱”。

半路,小面包车司机和拿着相机的叔叔开始游说众人。不进石窟的话一人门票三十五(原价七十),学生二十五(原价三十五)。进石窟呢?我问。进石窟学生就是三十五咯。

景区检票的叔叔看见面包车开过来,主动放行。

车上的人都选择不进石窟,只有我弄不清楚情况,以为可以最后再决定进不进石窟,反正就加十块钱呗。

相机叔叔带我们入内,游说我们让他照相,不停地指示这里那里角度好。他和我们都咔嚓咔嚓的照相,然后我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原来不进石窟就是在远处照照相,连石头都摸不上。

咋肯叻,于是我说“那我补你10元吧我想进去叻。”

石窟都锁着没东西看,咱不是说好了吗二十五不上石窟吗,他有点不爽,我才恍然大悟原来进石窟的话他就没赚头啦。后来在同行的压力下他还是硬硬地屈了我十块交通费才放行。不知道为什么,平时觉得景点看不看都无所谓的我突然想触摸麦积山的身躯,想靠近她,以至于轻易让相机老头赚个十块钱再掏钱买一张货真价实的学生票入内。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潜意识。那日在网上看到一则新闻,关于麦积山石窟的收入不够维修一事,今天终于水落石出,多亏了这一群团结合作的中国人(巴士司机、巴士售票员、景区检票员、面包车司机、相机老头)。五湖四海皆兄弟啊(照相老头是湖南人)!
  
如果没有那么多人通力合作,麦积山石窟也许就不会是一副破相惨样。
上了栈道,当下的感受是石窟内是无价之宝啊,外头照的相一分钱也不值。看到石窟里的佛像壁画,心都碎了。破坏真是一条走不回的路。








下山时我在售票处停了停,不进石窟的票是二十,学生十元。他妈的。

2011年8月25日星期四

2011年8月24日星期三

离开高原


最后一分钟才买从兰州到天水的火车票,1050次,无座。第一次买站票,在中国最便宜的班次里。想起那个新山女生说起中国火车内的情形之不堪,肮脏凌乱恶心,“厕所里还躺了两个人,天!”

“我通常都是买卧铺,如果被逼硬座,我会买两张,以确保旁边是空的,不会惹上不三不四的人,半夜没有人睡到在你怀里。”她说。
 “那如果你旁边站着没有座位的人呢,难道你宁愿座位空着也不让给人坐?” 我问。
“当然啦,我给的钱买的票,当然有权力将它悬空”
 … …

临上火车,吃了一碗兰州拉面。果然不是浪得虚名。

抵达天水后,终于还原短袖拖鞋,含着冰棍啪嗒啪嗒走在天水的麦积区。

将近三个月高原的生活啊,对一个习惯四季如夏,赤道上的公民来说,太过苛刻。
昨天还突然想念起身上粘溻溻的感觉,已经好几天没洗澡身子还是干干净净的,这在家是件多么不可思议的事呵,后天一定要跑澡堂或泡温泉。

天水分成麦积区和秦州区两个市。第一次入住国营宾馆,奇脏无比,厕所里卫生纸卫生巾到处都是,排最脏的宾馆冠军。

十元一夜,那掌柜说。
会不会男女混房?我问。
请问哪儿会男女混房,那我也想去住了!
那个王八羔子,我心想,除了没见识,他脑子里在想男女混房就一定有活儿干。

我喜欢天水。非常非常喜欢。



2011年8月22日星期一

西宁之后

我于是继续写西宁之后,战战兢兢。两个月停稿,严格来说是五个月,继续那未了的故事,深怕有错失。

西宁之后我到了兰州。
兰州,一座建在古城上的城市,远处有古迹,城中央竖立的高楼大厦令郎满目。
这是我在中国第一次错觉自己到了东南亚,更像是泰国,街边耸立着光鲜的摩天楼,后头是贫民窟。

兰州给我的感觉就是如此。

也许花一点时间我会喜欢上兰州,但因为床位太贵,床垫太薄,垫下的木板太硬,服务员前言不搭后语,鸡同鸭讲,实在不想花时间逗留。所以料想明天在我离开之前和以后都不会突然喜欢上兰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