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31日星期四

同行


抵达飞来寺时天色已暗。大多人选择舒适又附带洗手间的房间,我和常思及何伟则找了间多人房。中国宾馆过人之处,就是不管价钱高低品质贵贱,每个床铺一定有电热毯,每间房里一定有热水壶。对于怕冷和讨厌掏钱买水的我,这两样服务已经满足了我对宾馆的最低要求。

因为一块儿包车,大家就是一个团队。跟着大伙有褒有贬,好处是什么事都不需要自己做决定,坏处是想要自己做决定的事又不能自己做决定。像找宾馆这件事,有个随行的大姐说她一定要睡在那个可以一大早张开眼睛还没刷牙洗脸就看得见梅里雪山的客栈,还要指定房间,因为她之前一次来也睡那个房间,还看到日照金山,立刻在回途中就惹桃花坠情网。没有人敢出声唱反调,于是个个入内登记。

我倒不在乎能不能一眼就看见梅里雪山,甚至因为今天整天天色阴沉,明天云朵能不能散去也不肯定。我一直不是幸运的人,一辈子抽奖抽不中,存钱就要出事那种,对天会不会因为我千里迢迢而来,对我特别眷顾,一点信心都没有。我乘大家登记时跑隔壁的客栈询问,后来还好常思和何伟也要找较便宜的床铺,才免了我成为异数。

晚上,大伙讨论到那儿吃饭,没有人出声,于是决定自然落到当选队长的何伟身上。我们在一家餐厅坐下,老板娘说厨师不在,如果我们真的要吃,她就打电话让厨师赶回来。队长说,就打电话叫厨师回来吧。电话打完没多久,大姐跨进餐厅内嚷,怎么在这儿吃饭,尽头有间餐厅很好吃,来到藏区当然一定要吃牦牛火锅,走走走。当场立刻有三两人零散站起来,队长愣着,不在这吃怎么不早说,电话都打了,厨师回着来呢。

大姐有大姐本色,把善后工作留给尴尬的队长。我们是要分两队吗,我倒不在意牦牛肉,俺最好的本事就是拆伙。队长却苦着脸笑,走吧。


说实在,牦牛肉真的很好吃。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吃牦牛肉,如果没有跟队,自己是不会对自己那么慷慨的。这是同行的好处,也是同行的坏处。

大伙几双筷子在锅中捞来捞去,手快的吃有手慢的吃没,生存之道在当晚的餐桌上尽露。

2011年3月30日星期三

沧海之一粟

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
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
挟飞仙以遨游,抱明月而长终
知不可乎骤得,托遗响于悲风

2011年3月29日星期二

听说. 奔子栏. 白马雪山. 云南

奔子栏,白马雪山,白茫雪山。已经忘了谁打谁。

一个转弯处,大伙停下来照相。刘丽瞄了别车的人一眼,糟了那个好像是日本人,啊为什么有日本人,他们大概也到飞来寺,怎么我们那么倒霉。

传说如果有日本人等待日出,早上大家期待的日照金山就不会出现,云朵会遮住卡瓦格博(梅里雪山)的脸。传说如果你看到卡瓦格博的日照金光,就会永远幸福和幸运。传说直到今天,真的只要有日本人出现,就没有日照金光。

所以大家都咬牙切齿,准备把不请自来的日本人痛揍一场。










2011年3月28日星期一

听说. 香格里拉到飞来寺的路上

到飞来寺的路就在山腰上拐,要大江山河,这里才开始。










2011年3月27日星期日

生命中的第一场雪

09327日,迎来生命中的第一场雪

车子在214国道上奔驰,我们已经过了奔子栏。
下雪了。何伟望着窗外说。
我眯着眼睛,看天空飘下雪花,密密麻麻。
没有想到我们初次的见面来得那么突兀,没有一点预兆。白雪轻轻的飘,随风悠转,比雨柔顺,悄悄停在头上肩上,像怕打扰了谁,要过一会儿才能融化。
我来自一个没有四季的国家,世界上没有四季的国家原来并不那么多,我是说和那些有四季的国家比起来,不知道别人经历生命中的第一场雪是什么心情。
因为是第一次,我静静地站在路边仔细观察品味自己内心的触动,像别人期待的那样,像那天第一次在远处看见雪山,他人激动地问我的心情那样。
遂而想起第一次看雨的心情。



2011年3月26日星期六

听说. 金沙江第一湾. 云南

月亮湾

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让人自大不起来。09年3月,月亮湾的周围开始建筑围栏,有个中国驴子说,要去快点去,再迟要收钱了。那是第一次,为中国地方政府对自然的藐视感到气愤,难道这壮阔山水退化到来,就只是那寥寥几张人民币。

2011年3月25日星期五

香格里拉小记






1
香格里拉,肚子继续疼痛。
腹泻腹泻腹泻。
到邻近的店吃一碗拉面。
拉面不要辣。
黄昏刮大风,整条街道都变朦胧一片。
大风呼呼响。
虽然每次都确定肚子好了再前进,一抵达新地方,肚子立刻就泻。
什么事发生了。

2
香格里拉太冷。
跑超市买保暖内衣裤。
怎么选呢,不会选呢。
随便。
太贵不要,太便宜不要。
中下刚刚好。

3
买了本有关藏传佛教的书。
黄教红教黑教蓝教。
蓝教?

4
青年旅社的老板说找到人包车去飞来寺了。
明天一早启程。
晚上相约见面,小吧座里暖烘烘的。
说好是四个人,后来来了几个?
四个,五个,六个,总共好像有七个
忘了。好像先说是一辆车,后来又好像是两辆。

5
飞来寺,呵,梅里雪山。

6
放了一整晚的屁,吵到整个通铺房间的人。
天快亮时连滚带爬跑进厕所。
怎么走长途。
还包车,这次要连累人了。
就请各位大人大发慈悲原谅我吧。



从香格里拉到飞来寺的路上没有出糗,因为我终于找到腹泻的原因。不是高山症,不是食物油腻,不是心理障碍,不是水土不服,是因为胃冷到了。出发当天穿上保暖内衣裤,整天的行程竟然没事,甚至在4292米翻越白马雪山时也没有什么感觉。也因为这超过一个礼拜从大理到香格里拉的折腾,才学会原来除了皮肤,胃也会对气温起反应。

2011年3月23日星期三

听说. 松赞林寺. 香格里拉. 云南




至于松赞林寺是不是《消失的地平线》中的寺庙,就不得而知了。松赞林寺座落在香格里拉以北5公里的佛屏山下,是川滇一带的黄教中心(黄教为宗喀巴所创,不是所有藏族都属黄教),有‘小布达拉宫’之称。

镇上有公交车直达松赞林寺,要经过一大片牧羊的草原才抵达,公交终点就在寺院的外面。入门票价不详,欲购票者请在巴士经过售票处(离松赞林寺有段距离)时举手说自己是游客。通常售票者会上巴士扫描假扮当地人的游客,但有时候理都不理,洋人就比较难逃法眼。




抵达终点一下车,那些穿者藏服的姑娘会围着你转,要当导游,要卖你东西,要游说你穿上民族服装照相,甚至问你买了票没。这时,不要被吓倒惊慌认错,他们多数狐假虎威,里头没人检票。要是真的胆小不敢从正门进入,松赞林寺大得是,朝左走就是个小门,大大方方走进去不会有人注意,甚至还可以乘机拍僧侣住的房子,高矮错落,层层递进。

松赞林寺真的很宏伟呵,我禁不住心里面哇哇赞叹。这是我第一回看见(进入)藏传佛教寺院,对藏传佛教礼仪一无所知,来到主寺,大刺刺就从前门跨进殿里。后来跟在一堆游客后面偷听导游解释,说只有修行人可以从正门进入,凡人都须从旁门入内,霎时脸红起来。




从建筑的规模可以看出松赞林寺内僧侣众多,但没有人因为游客的到来而生活起转变,除了那些在街头巷尾逮着游客讨钱的小孩。顺着寺外围墙右边往上走,就会抵达一大排的转经筒,白塔。那儿经幡缠缠绕绕,和风飘动,像在把无数的庇护力量源源不断,送往人间。

2011年3月21日星期一

屠夫


325日清晨抵达香格里拉,在这之前,我已忘却所有多年前对她的想象及期望。

抵达的那个早上寒气逼人,我穿上所有衣服从头顶包到脚趾,还是觉得冷意彻骨,站在街上呵气,巧碰丽江那个澳洲人。看我冻得不得了,告诉我说还会再冷。我问他上网看天气预报了吗?他说不需要看预报,早上那朵云还在远处,现在已经移近了,风是往这儿吹的,我是农夫,我们总这样看天气,加上香格里拉有雪山作屏风,要风一吹进来,就是借着雪山的寒气吹过来,所以比较冷。

这件小事在整个旅程中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促使我心里对教育的质疑(最甚的时候堪称仇恨)开始萌芽。那一刻突然觉得酸溜溜,为什么家里的教育背叛我,为什么没有人教我看云,为什么书读到这么多却连一点日常生活的小常识都不会,为什么考试成绩不差却记不得内容的丁点。这个醒觉恍如一记响雷,对受东方教育的自己当头棒喝。

过去25年所受的教育(课堂上的教育和家庭社会的教育(儒家思想))在以后两年的行程中,不停考验我的思考模式,像拉锯一样折磨我,一方面看到自己如何成为受害者,既而看下一代如何等待成为受害者,而始作茧(或帮忙承传)的我们津津乐道,不晓得自己屠杀了什么。





2011年3月20日星期日

听说. 香格里拉. 云南 - 2


大概十年前一个平常的午后,在校园宿舍里自己的小房内做着有朝一日能够远行的梦,上网浏览云南景点时赫然发现原来中国政府已在1997年对外公布,迪庆藏族自治州的中甸就是香格里拉,香格里拉就是中甸。

香格里拉是中甸藏语方言,意思是‘心中的日月’。那时候我开始构想这个叫做香格里拉的地方,如何被群山环抱(那时候我还不知道《消失的地平线》里,主角的飞机坠落在蓝月亮山谷附近),眼界可及之处有坝子草甸,繁花盛放扑鼻芬芳,走过曲折的山路,我们循一隐蔽溶洞闪身而入,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眼前立刻有如刚刚换幕的剧场,阳光明媚普照,男女相貌姣好,细声细语,笑语嫣嫣。我想象香格里拉,不愁吃不愁穿时间不经不觉,一日神仙十年人间。

并不是因为十年前的自己天真烂漫,却因为人总有不为人知的遐想,尽管知道香格里拉或桃花源最后只悲惨的落得一个借喻,但借用来勾画心中的天堂,虚又何妨。


2011年3月19日星期六

听说. 香格里拉. 云南



心中的日月。那是后来才知道的事。

挥别了2416米的丽江,踏入3280米的香格里拉。
啊,是中甸,香格里拉也是后来才知道的事。

香格里拉最先出现在1933年,詹姆斯·希尔顿的《消失的地平线》,差不多80年前。我却要等到2009年北京的6月才有机会拜读,并且赖在床上缓缓地摘下自己最喜欢的一段:

...当他们等着那些陌生人走近的时候,他不想过份仔细地去考虑万一发生什么意外事件该怎么对付。而这并不是因为他很勇敢,也不是冷静,更不是 对自己有极端的自信可以在发生意外时当机立断。如果从最坏的角度来看,这是一种惰性,是不愿意失去作为一个纯粹的旁观者对正在发生事情的兴趣...

只因为与惰性有关。

话说回头,我在知道香格里拉的确切地点之前(虽然直到今天,一些国家的政府还在努力的争说(包括中国的不同县也在争)香格里拉坐落在他们国家境内)曾经以为香格里拉只是一个喻意式形容词,和陶渊明的桃花源无异,是一个世外桃源,乌托邦,一个你只能因为不小心而进到去,没人领路又自个儿出不来的地方。

《桃花源记》:
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其中往来种作,男女衣者,悉如外人。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

香格里拉充满爱,充满欢笑,充满花香。香格里拉没有空气污染,没有汽笛声响,水源没有问题,青菜没有农药过多,牛没有疯牛症,鸡没有禽流感。香格里拉帅哥似锦,美女如云,个个豆蔻年华。香格里拉没有人需要劳作,没有烦恼,没有泪水,没有人变肥,没有人变老。有幸进到香格里拉,只需要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终日闲游晃荡嬉戏游山玩水,享不完荣华富贵。

香格里拉塑造的整个画面就和El Dorado黄金国一样,只是黄金国始终要费功夫跋山涉水去找,香格里拉和桃花源的固中诀窍,就是先要衰到底,然后有迴光反照的好运气。

啊,香格里拉,我的梦啊!!!

我的有声书

2011年3月17日星期四

听说. 白沙. 束河. 云南


因为肚子作怪,多数在丽江的时间都呆在床上养病。后来客栈老板纳西妈妈给了我几颗中药,简直是仙丹,一吃就好,但吃药的时候已经太阳西下,已经冤枉的痛了一整天。

于是今天租了辆自行车骑到白沙和束河去。老实说,如果身体持续不舒服,(尽管人往高处,水往低流)自己实在是不敢继续往高处走。下一站是香格里拉,海拔又比丽江高出许多,如果身体的不适真的起因于海拔,务必悬崖勒马。做人还是有点自知之明好。

所以这次到白沙和束河一日游,纯粹为了测试自己的身体状况。如果没问题,就继续往北。




白沙是纳西文化的发源地,后来才传到束河及丽江。目前的白沙只剩一条小街,有个白沙画壁,听说和敦煌的画壁同出一辙。我把自行车寄放在一间餐厅外,沿着白沙镇小路走到尽头,玉龙雪山就在前面远处。是没想要去玉龙雪山,倒是想到雪山底下那座从远处看来悠远庄严的村庄。

通往雪山的大道笔直笔直,左右景色秀丽,我路过一大片湿地,两个放牛的妇女躺在草地上午睡,牧羊狗看着我在吠。悄悄的绕过他们,登山鞋不小心踩进湿地里,立刻被沾湿。我在湿地上朝着村庄走去,没看见有路,脚步在地上踩出或深或浅的印迹。远处的山庄依旧在,我则不停在湿地和湿地之中打转,找一片能够落脚的地方。一个小时过去后,我绕过一个小湖,绕过几片地,村庄却像海市蜃楼,一直在那边,距离和之前没有差别。




下午两点钟,我打消了到村庄吃午餐的念头往回走。回途中到束河转了一圈。束河像小丽江一样,还是比丽江有气度了许多,小桥流水,悠悠闲闲的,美得不得了。

一个月后来在拉萨遇见束河月亮之上客栈的书生老板,结伴到雅鲁藏布江,不料书生别有他心,这故事要写到西藏时才会揭晓,敬请期待!




原文:测验
注:图一和图二摄在白沙 

2011年3月16日星期三

风马牛不相及

风:走失;及:到。本指齐楚相去很远,即使马牛走失,也不会跑到对方境内。比喻事物彼此毫不相干。

风马牛不相及,驴唇不对马嘴,这头牛和这匹马竟然破天荒地碰在了一起

 注:上图的确切地点在云南白沙

2011年3月15日星期二

哀哉


在白沙镇的好几间屋子门上都看见上图一样的字,不肯定哀的旁边那个字是不是哉。

如果是的话为什么要把哀哉贴在门扇上?
如果不是的话那是什么字?

希望知道的人能告诉我

注:上图摄在白沙

怜悯



2011年3月14日星期一

听说. 大研古城. 丽江.


丽江大研古城是个漂亮的地方,窄窄的巷子矮矮的楼房,小渠流过这巷那巷,渠里有鱼,小桥流水,游客和游客肩并肩接踵着走,遇到街上有人在卖唱,就水泄不通。渠里鱼儿都朝水流的反方向游,问旁人,才晓得这样有助鱼儿吸取水中的氧气。同行从大理到丽江的还有两个老外,一个是年轻的荷兰女子,一个是上了年纪的澳洲男人。因为年轻女子联络了丽江纳西妈妈旅舍,通铺只要十五元,于是跟随同行。


纳西女人的背影

大伙都对单独出游的东方女子充满好奇心,东问西问,加上多数人(即使来过大马)不晓得大马是多元种族国家,不晓得大马曾经是英国殖民地,不晓得大马是已开发国家(多数人认为发展中国家的人民应该呆在家里好好发展国家,只有已发展或先进国的人有资格旅行),语气中竟有一丝后知后觉得羞愧,忙不迭的问说大马人是不是都背包旅行,是不是中英文都说得那么好。每回有人这么问,我就趁机说是呀,几乎每个大马华人都是这样。

会说汉语,索性成了大伙的导游,帮忙解释,讨价。走在丽江古城的小巷,那澳洲男人指着远处的玉龙雪山问我,这是你第一回见到雪山吗?我点头。他突然像发现新大陆一样激动地抓住我的肩膀晃了晃,说第一次看见雪山也,有什么感受。我笑笑没吭声,觉得他的表情夸张,远比第一次看见雪山的我还兴奋。

上的丽江变成另一个样子,大红灯笼,人潮汹涌,彷佛大伙都在赶集。整个四方街附近闹哄哄的,小桥流水旁的店面易装成了酒巴迪士哥,间间门口站着穿着民族服装的姑娘,个个被冷风冻得脸青口唇白手发抖,店里传出的音响震耳欲聋。我站在一家叫做青鸟的民歌餐厅楼下,心才在想刚刚歌手的民歌唱得挺好,隔壁就传来了另一支 歌,此起彼落,耳根不能清静。

走过两排灯红酒绿,在城门外听见悠扬歌声,抬头一看是间叫做渔人码头的民歌餐厅,曲目都是我们逝去的情怀。我于是搂着绞痛的肚子,在冰冷的夜里坐在广场的休闲凳子上听歌,一首一首,童年,lemon tree,当爱已成往事,时光的故事,直到夜深莅临。

清晨的丽江又是另一个样子,那时灯光媚影已经落幕,四方街成了老人散步相聚的地方,看人,聊天,下棋,适合一家大小。


抵达丽江后我的腹泻仍然没有痊愈,反而有变本加厉的迹象。因为人人都说高山症没有确切症状,什么症状都可能是高山症,我于是英明的断定自己患上了人人闻之色变的高山症。

丽江海拔2416米,比大理的2052米高了一点,虽然自己在神山时四千多米的高度也只是走路慢一点,一点缺氧的症状都没有,但毕竟中国不是马来西亚,无法相比较。路上看见档口在卖一罐罐的氧气气雾剂,不知道对肚子痛有没有效(搞笑),但听说吸了会上瘾,还是不要试好,如果两千多米就需要供氧,我岂非这一路都需要预备氧气筒?太夸张了。

不是有人说红景天防高山症吗,我于是跑一趟药房寻求秘方。

我患上高山症了。我小心翼翼的告诉配药师。
你怎么知道?她抬起头挑衅的问,像我的出现妨碍了她一桩美事。
我不停拉肚子,从早拉到晚。我露出一副苦瓜脸。
你自己吃错东西还怪什么高原反应!配药师狠狠地说,然后低下头继续她的事务。

中国就是这样,要询问就要准备挨骂,送生意上门也要准备看人家眼色。我不敢多说,乖乖的离开,告诉自己一定是纳西妈妈的晚餐太油腻了,才搞到我腹泻几天都好不了,有一天甚至只能趴在床上昏睡,起不了身。要不然就是丽江的风水有问题,要不然怎么我一到就害病。

和大理比起来,丽江确实是小家得多,气度不比大理,座位不比大理。那些喜欢丽江多过大理的人,也许是为了夜生活而来,这是一个游人皆伴而来就能尽兴的歌酒地。

一个人的丽江孤单膨涨,我连走路都有困难。

原文:日夜丽江

转角的的含情脉脉


做一株向内生长的树
同泥土相互喑(yīn)
叶冠与根系彼此思慕
天光从至高处陈铺
每种时间的尽
荣枯被不断反刍(chú)
而你在远途,在更深的帷幕
许一场一见如故,眉目成书

注:丽江古城一处小角落石板上的一首诗

2011年3月13日星期日

2011年3月12日星期六

入藏


这次到中国,一心就想入藏。

一直听说西藏,人家说的最靠近天堂的地方,最神圣的地方,最神秘的地方。入藏五条路,以东有川藏南北线,以南有滇藏线,以西是新藏线,以北青藏线,条条艰辛险恶,条条都在海拔三五千米以上的高山上,不是依着峭壁蜿蜒而行,就是进入寂无人烟的大漠之境。

出发前做了一些功课,既然去中国,那一定要入藏。于是从抵达大理开始,我就留心听问西藏的状况。因为中国中央政府对外国游客入藏的管制,一向以来,外国人入藏有两条渠道可循,一是光明正大的申请一张入藏函,拿一个十天八天配套,行程安排妥当,经费包含导游景点住宿,大摇大摆走进西藏;二是偷偷摸摸,选一条人迹稀少的路,或拿钱贿赂巴士或卡车司机,或骑自行车,或走路,静悄悄溜进西藏。



看过入藏函的人都说,那是一张可以免费申办的纸,纸质薄,淡黄色,底下有一行写着,此件不收费。虽说如此,这张纸只能经由旅行社代办,旅行社于是顺便包办整个配套,09年有个朋友来函说他上网查询了几家旅行社,四五天的入藏行程,包括入藏函,要整两千块人民币,大概我一个月的开销。

老外需要一纸入藏函的规则一直都在,但当局没有认真实行,基本上称得上非常松懈,尤其是会说几句汉话的海外华人,神不知鬼不觉地溜进西藏是件易如反掌的事。几年前听人家入藏都是偷偷溜进去的,除了担心大自然的严峻考验-高山症外,一路没有人查证。

抵达中国时是09年三月,这个时候入藏不是个好时机,皆因08年三月十四西藏发生大暴动,除了西藏以外还波及甘肃青海藏区,中央再度实施严峻管制,乘客都需出示身份证才可购买进入西藏的火车票或巴士票,入住宾馆需要出示身份证,即使成功买到车票,沿路武警设重重关卡检查。违规的司机和宾馆若被当局抓到,司机将被永久吊销执照,宾馆关门大吉。

我进入中国时恰好是314事件一周年,藏区防卫森严,不只西藏进不去,听说连四川的藏区也不让游客自由进去。我抱着走一步看一步的心情,继续往北。


在前往丽江的那个晚上做了一个梦,在梦中白忙一场,醒来一阵惆怅。


2011年3月11日星期五

大理小记



1
闹肚子痛。
昨天一早头痛,睡了整个下午,半夜就闹肚子痛。
心想该不会是高山反应吧,才两千米的海拔。

2
几天都吃不定时,食物又过于油腻,于是昨晚跑了一趟超市。
离开超市时手里多了面包,果酱,麦片,奶粉。

3
同房的以色列人溜进三塔崇圣寺,还给我指了方向。
下午跑到三塔崇圣寺去,他们指的方向原来是出口。朝出口走去,却看见远处有个亭,亭外有公安。因为心虚又懂中文,既使是看在121元的入门票上,也始终鼓不起勇气若无其事地走进去。
倒是在游客服务处看了三塔的历史,简介的小册子上写着三塔符合 ISO9001-14001的标准。
后来觉得进不进去也无所谓了。



4
每每,只是坐在三友客栈里无所事事,看晴天变阴阴天变晴,看外头起风,冲热水澡。
敷上润滑膏的脚跟急速痊愈,龟裂慢慢缝合,剧痛消减。

5
掌柜姑娘要一个人到塔克拉玛干沙漠区露营,这几天不停上网找帐篷,要防沙防水。
中国驴子有那种不到黄河不死心的决心,让人佩服。

6
晚上,浅酌了客栈掌柜给我倒的梅子酒,心中一股滋味。
并非愁滋味。
以前总是将很多文子都推敲在饮酒上,煽动友情。
酒和朋友脱离不了关系,却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不再好酒。



7
到城门内的修伞匠那里,问,有没有二手伞?
修伞匠说,拿你的伞来修吧。
丢了。
啊,那么可惜。

8
回来的路上在市集买了八元一斤的芒果,多走两步,发现草霉才两元一斤。
在起大风的晚上跑到古城的南门外吃芒果,手冻得动不了,也爽。

9
那些在大理城门外招徕游客穿上少数民族服装照相的人从早忙到晚,没有停过。
太阳下山后,他们手中会多了盏桌灯。
旅店里工作的小妹也一样,从早忙到晚。

10
黄昏的苍山很美很美,中国有大江山河,要有多美就多美。

这刻.千姿百态

大理的千姿百态